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暴力虐待- 血腥虐待 1
血腥虐待 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67194在线福利院_他一天搞我11次_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直播]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小蕾被两个打手架着拖进了刑房,姑娘的身上只穿着薄薄的衣裙,戴着镣铐锁链,赤着的双脚上拖着一副沈重的脚镣,重的铁链压得少女的双脚几乎迈不开步,行走时只能吃力地一步一蹒跚向前挪动双脚,锁在脚腕上的铁圈把姑娘脚腕处细嫩的皮磨出了一道暗红色的血痕,稍一挪步就钻心地痛

    小蕾昨天被绑架到了这个设在荒岛上的狼堡少女集中营。少女的清纯美丽深深地吸引了j博士,还没等完成例行的训练课程,j博士就迫不及待地把少女带到他的专用房间,淩辱、折磨了整整一个通宵。少女一次次地被用各种方式捆绑、悬吊起来,头上被夹上铁夹、被蜡滴满全身,房、部、腋下等敏感的部位被电到处乱捅,最后少女尚未开苞的被j博士反覆地抽。

    所有这些,少女都在屈辱的泪水中默默地忍受了。可是当j博士要把他那大的入她的喉咙里时,姑娘却再也无法忍受,拼命地反抗挣扎。j博士终于被激怒了,他当即命令打手们给少女戴上重镣,把她关进黑牢,準备第二天来好好收拾教训一番。在狼堡任何形式的反抗都是要受到严厉惩罚的。

    姑娘被踉踉跄跄地拖到了j博士的跟前。少女的身上衣裙单薄,没有血色的小嘴紧抿着,一头乌黑的齐肩发淩乱不堪,宛如一朵失去水分的百合花,毫无生气地耷拉着,一对深潭般幽幽的眸子里闪着惊恐的目光。一昼夜的各种淩辱、折磨和牢房关押,虽然使她形容憔悴,但丝毫掩盖不住姑娘的清纯美丽,反而使暴虐摧残下的少女因柔弱无助而更显得楚楚动人。

    姑娘知道,打手们今天要对她用刑了,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受刑,但对于狼堡刑房里的各种残暴并不难想像。不知今天这些惨无人道的打手们要动用什麽样的酷刑来施加到这个不幸的姑娘身上

    j博士一言不发,狞笑着把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了足有半分锺,似乎在考虑着怎麽样来尽情折磨眼前这个早已使他火中烧的姑娘,然后朝着打手们一摆头:把她给我吊起来让她尝尝上背吊的滋味

    两个打手应声而上,把少女按倒在地,使得她本无法挣扎,然后熟练地除去她的刑具,又轻而易举地顺手剥去了姑娘身上的衣裙,把她剥得一丝不挂。

    打手们把赤身裸体的姑娘拖到了横梁上悬下的一个滑轮前,一把把姑娘的双手拧到了背后,就势用滑轮上的绳索绑住她的手腕,然后收紧吊绳,把姑娘反扭着手臂吊了起来,使她不得不吃力地踮着脚尖站着。

    j博士走到小蕾的跟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使姑娘的脸仰了起来,知道了吗想反抗可是要吃苦头的今天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

    姑娘虽然眼睛里闪着惊恐,但还是一言不发,她似乎知道在这帮毫无人的打手们面前,任何求饶都是无济于事的,反而只能挑起他们的虐待欲,对这帮嗜血的虐待狂来说,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那些美丽的姑娘在他们的严刑拷打之下痛苦挣扎,听着她们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放开姑娘的头发,j博士狞笑着带着一种恶毒的眼光看着他面前赤身裸体的姑娘,姑娘的身体痛苦地挣扎着、扭动着,由于被反绑吊着,她的脸和上身被迫向下弯曲着,这样就使得姑娘高耸的部显得更爲突出。

    j博士贪婪地盯着姑娘那挺拔的房和房上挺立着的紫红色小花蕾,猛地伸出手去,一把抓住姑娘的乳房,狠狠地一用力,啊。。。。

    姑娘从心底里发出了一声令人耳不忍闻的惨叫,她的脸涨得通红,屈辱的泪水再也无法忍住,开了闸似地直往下掉。对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来说,房是最敏感,最不堪虐的部位之一,怎麽受得了魔爪下这样的摧残。

    j博士的手下继续用着力,姑娘的房已经被掐得发紫,柔软的房上留下了五个深深的指甲印。

    j博士的手底下逐渐放松,但并没有放开的意思,他的手指在姑娘的房上慢慢地移动着,姑娘的玉在他的手里惊恐地颤抖着,不知他接下来要干什麽。

    突然,j博士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姑娘的头,狠命地掐了下去。可怜的姑娘又是一声嘶鸣,浑身抽搐,痛不欲生。她的手臂像是被折断了似地,剧痛难忍,加之娇嫩的头在野兽的魔掌摧残之下的那种痛苦,本不是人类的语言所能形容的,更远远超过了像她这样一个柔弱姑娘所能承受的范围一阵乱掐乱捏后,j博士终于意犹未尽地松开手来,向打手们一摆手:上刑

    打手们把绷紧了的吊绳猛地一收,随着啊┅┅

    地一声尖声惨叫,姑娘的双脚顿时离了地,被悬空吊了起来。

    小蕾只觉得肩关节处好像针刺一样,痛得钻心,眼前金星直冒,浑身发软,冷汗直往下流,全身的重量都吃在了被吊着的双臂上。姑娘尖声惨叫着,想以此来减轻一些受刑的痛苦,她的身体在空中蕩来蕩去,拚命挣扎,双脚到处乱蹬,徒劳地想使脚踩在一个实处,但是由于被吊在半空中,连挣扎也用不出力,身体晃来晃去,只能更增加双臂的痛苦。

    j博士似乎觉得把姑娘这样吊在空中只打转还不够过瘾,向打手们命令道:把她固定一下,让我好好欣赏欣赏她受刑时的样子

    两个打手走上前去,用两条铁链分别捆住姑娘的两只脚腕,铁链的另一头则分别固定在地上的两个铁环上,这样,姑娘的身体就呈人字形地被吊在了空中,连最后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她的头向下低垂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直往下掉,把披散下来的头发粘在额头上和脸上,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肩关节处好像被吊得脱了臼,痛苦越来越大,巨大的痛苦还引起了一阵阵的呕吐感。

    姑娘觉得自己实在受不了了,她起初还尖声地惨叫着,但越来越觉得浑身发软,痛苦不堪,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嘶哑,最后变成了低低地呻吟。

    这是一种十分残酷的刑法,深得打手们的喜爱,经常被用来拷打那些受刑的姑娘们,它的恶毒之处就在于能使人痛苦不堪,但又不至马上昏迷过去,让人受尽折磨,痛不欲生,非常适合对女用刑。

    j博士走到姑娘面前,用手中的鞭杆支起姑娘的下巴,狞笑着问道:这滋味怎麽样小姑娘,下回还敢不敢反抗了哼对付你们这些小女孩,我有的是办法,你的骨头再硬,我的刑法能把你的骨头吊散架,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小蕾的脸上汗水和着泪水直往下掉,这种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对于这样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她的脸因爲难言的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但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除了痛苦的神情外,分明还有仇恨和不屈。j博士不禁愣了一下,他原以爲像这样一个文弱的少女在狼的酷刑面前一定会彻底崩溃,痛哭求饶,没想到这个看似娇嫩的姑娘居然如此倔强,在严刑拷打之下居然还能出这样的目光。

    j博士老羞成怒。少女的倔强更进一步激起了她得虐待欲。他狞笑着向两个打手一摆头:给她脚上再加点分量

    打手们从地上提起捆扎好的两摞青砖,走上前去,挂在了绑住姑娘脚腕的铁链上。沈重的砖头猛地往下一坠,姑娘的双腿顿时被拉得笔直,嗓子里发出一阵低哑的呻吟,伴随着全身一阵痛苦的抽搐,几十斤重的青砖加上全身的重量都吃在了姑娘被反扭着的双臂上。

    姑娘的嗓子已经变得嘶哑,甚至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豆大的汗珠和着泪水滴落下来,在脚下的水泥地上积成一滩。

    j博士满意地笑了,他知道这种折磨对于像小蕾这样的年轻姑娘来说特别有效。它不仅使受刑的女受到体上的折磨,更能彻底摧毁她们的自尊心和意志力,使她们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这种惨痛的经曆,将会深深地留在她们的记忆里,即使日后回想起来也会不寒而栗。j博士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拷打已经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可以看出姑娘的肩关节肯定被吊得脱了臼。

    可j博士似乎还觉得不过瘾。爲了加深少女对第一次拷打的印象,他决定还得再好好折磨折磨小蕾,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

    在j博士的命令下,绑住少女脚踝的铁链被解开了,打手们仔细地调整了一下少女被悬吊的高度,使得她的脚尖离地面只有大约20公分。然后,打手拉起吊绳,把少女再次吊高,离地面约有一米多。

    突然,打手把手中的吊绳猛地一放,少女的身体顿时自由下落,但在脚尖离地面约20公分时,吊绳正好被绷紧,下落的身体猛然止住。在这一瞬间,下坠的力量通过绑住手腕的绳索猛地传到姑娘被反扭着的双臂。

    啊┅┅

    可怜的少女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沈闷的哀嚎,她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尖声惨叫了,但从少女挣扎扭动着的身躯和如雨淋般向下滚落的汗珠,不难看出她所承受的剧烈痛苦。

    j博士陶醉般地欣赏着面前痛不欲生的少女,悠然点起了一枝雪茄,慢慢地吐出烟圈。他并不打算就此住手,j博士晃了晃手中的雪茄,向打手们做了个手势,小蕾的身体再一次被吊高,又再一次坠下,先前的惨像如同按了键一般又再次重演一遍。所不同的是,这次少女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这种残酷的方法只要重覆一两遍就可以十拿九稳地把姑娘双臂的各个关节都拽脱臼。

    小蕾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人也几乎虚脱了,两条手臂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再大的痛苦也与自己无关了。模模糊糊中只看见j博士在眼前晃来晃去。终于,在最后的一次抽搐和呻吟后,姑娘的头无力地倾覆到了前,昏死过去。

    j博士满意地向打手们做了个手势。打手们松开吊绳,把姑娘放了下来,扔在地上,松开绑绳,又提来一桶凉水,浇到了少女的身上。

    啊┅┅

    少女慢慢地醒来的时候呻吟了一声。一见少女醒来,两个打手上前,把她一把架起,拖到了j博士的跟前。

    j博士抓住小蕾湿漉漉的头发,使她的脸仰了起来。少
欲成欢笔趣阁
女的脸上流露着痛苦和绝望,但这次已经看不到原先的倔强和不屈了。她声音里带着乞求:饶┅┅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反抗了

    j博士狞笑着,这正是他要的结果。把少女的头猛地一搡,j博士向打手们命令道:把她带到我那里去,补昨天晚上的课

    两个打手架起小蕾,半架半拖地把她拖出了刑房。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